• 多版《金瓶梅》哪家强?细数各版本《金瓶梅》之最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9-16 06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兰陵笑笑生所著的《金瓶梅词话》自万历丁巳年间刊刻问世以来,在世人眼中是一部名副其实的“奇书”。

  兰陵笑笑生所著的《金瓶梅词话》自万历丁巳年间刊刻问世以来,在世人眼中是一部名副其实的“奇书”。

  一方面,作者直面人生,洞达世情,展现社会的丰富,暴露明代社会的腐败黑暗,同时透析人性的善恶,其深其细其广,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罕有其匹。

  另一方面,作品在涉笔饮食男女之时,多有恣肆铺陈的性行为描写,触犯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敏感的神经,因而长期被视为“淫书”,长期列名于的黑名单上。

  根据现存《金瓶梅词话》中的“东吴弄珠客序”,该书刊刻时间为万历丁巳年,也就是从1617年首次坎坷出版以来算起,到2017年,这本书刊刻印刷整整400年。而我们著录的各种版本也超过400种。

  这四百多版《金瓶梅》都各有特色、不尽相同。有删减版的,也有未删减版的;有绘图本,也有文字本;有古代出版的,也有现代出版的;有中文简体的、繁体的,还有外文翻译本

  在古代,流传较广的《金瓶梅》主要有词话本(万历本)、崇祯本(绣像本)和第一奇书本(张竹坡评本)。这三个版本在内容上有一些差别。今人在出版《金瓶梅》时,或是直接承袭上述三个版本,或是在此基础上进行整理和加工,从而形成新的版本。

  一般认为,《金瓶梅》现存最早刊本是万历四十五年(1617)东吴弄珠客及欣欣子序的《金瓶梅词线回。所谓“词话”是指书中插有大量的诗词曲赋和韵文,这个本子及其传刻本,统称词话本。特点是保存有民间说唱色彩,语言叙事都比较朴质,具有原始风貌。

  目前发现的词话本共计三部半,分藏于中国和日本。国内本1931年冬于山西介休发现,现由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收藏。1941年至1962年,在日本又先后发现了两部半词话本,均与介休本同版。分别是京都大学藏残本23回、日光轮王寺慈眼堂藏本10卷100回、德山毛利氏的栖息堂书库藏本10卷100回。

  这三部半本子都或有缺页,但可以互相弥补而成为足本。其中以介休本最为完善,且刷印较早,最为清晰,并存有朱笔批改、墨笔批语。此本最新又发现有美国国会图书馆于1943年“ 二战”期间摄制的胶片,为此书暂存美国国会图书馆时拍摄,是最真实的介休本原貌的展现。

  《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》,简称崇祯本,因首增插图绣像200幅,也称为绣像本。

  20卷100回(与词线卷不同)。卷首有东吴弄珠客《金瓶梅序》,无欣欣子序,也无廿公跋(原刊本无,翻刻本有)。木刻插图200幅,题刻工姓名:刘应祖、刘启先、黄子立、黄汝耀等。

  这些刻工活跃在崇祯年间,是新安(今安徽歙县)木刻名手。这种刻本避崇祯帝朱由检讳。据以上两点和崇祯本版式字体风格,一般认为这种本子评刻在崇祯年间,简称崇祯本,也包括清初翻刻的崇祯本系统的版本。

  目前发现的崇祯本系统的本子共计16种,其中周越然旧藏本、《绣刻古本八才子词话》下落不明。王孝慈旧藏本,存木刻插图2册200幅。现藏国家图书馆。据插图与回目,王孝慈本可能是崇祯本的原刊本,可惜正文不存。

  王孝慈(18831936),河北通县人(现北京通州)。民国藏书家。原名立承,字孝慈,别号鸣晦庐主人。监生。广西法政学堂毕业,度支部主事,检查纸币清理财政处帮办,大总统秘书,政事堂机要局佥事,国务院秘书厅佥事,授五等嘉禾章。与鲁迅、郑振铎交往。

  喜收集戏曲、古版画。著有《闻歌述忆》。藏书不乏至珍善品,如明崇祯十七年原刊本《十竹斋笺谱》、明刻《程氏墨苑》《瑞世良英》《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》等,多为郑氏编撰《中国版画史》所采用。惜晚年窘迫,以致家人“不能不尽去所藏以谋葬事”。藏书后大多归入北平图书馆。

  第一奇书本,也称张竹坡评本,简称张评本,即《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》。

  皋鹤堂是张竹坡的堂号。张竹坡(1670 1698),名道深,字自得,号竹坡。他在康熙三十四年(1695)以崇祯本为底本,评点刊刻《金瓶梅》。之后张氏评点本大行其道,在整个清代崇祯本便为张评本所取代,为中国的文艺理论批评留下了宝贵的遗产。

  张竹坡把《金瓶梅》称为《第一奇书》,撰写《第一奇书非淫书论》,历史上首次为《金瓶梅》正名,肯定《金瓶梅》的历史地位,继承了冯梦龙等的小说史观与四大奇书之说。

  竹坡评语包括总评《竹坡闲话》《金瓶梅寓意说》《苦孝说》《第一奇书非淫书论》《冷热金针》《读法》《凡例》《趣谈》等,以及回前评、眉批、夹批约十万余言,洋洋大观。在保持《金瓶梅》完整性的同时,几乎是对这部作品进行了再创作。

  他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评点,肯定《金瓶梅》是一部泄愤的世情书,是一部太史公文字,而不是淫书。其观点远见博识,影响深远;其思想甚至令当代人汗颜。

  第一奇书本在清代是流传最广、影响最大的本子,直至民国产生的《古本金瓶梅》和《真本金瓶梅》,都是张评本的删改本;满文译本也是以此为底本的。

  如今,《金瓶梅》已不再是,已出版的《金瓶梅》不计其数,并且不同版本的内容也不尽相同。这使读者想阅读《金瓶梅》时往往面临不知选择哪个版本才好的问题。

  邱华栋和张青松编著的《金瓶梅版本图鉴》一书中,汇集了目前古今中外几乎所有版本的《金瓶梅》,是一本实用的《金瓶梅》阅读参考手册。

  在众多版本中,有些版本较为雷同,有些则特色鲜明,令人印象深刻。在此与大家分享几个有趣的《金瓶梅》版本之“最”:

  线月版,丝绸线套。配有红木书匣。此书采用白色丝绸印制是其最大特色,称千年不腐。且印制清晰,颇具神韵。书中写明是以明万历年间刊本(台北汉唐书院提供明万历珍本底片)影印。但细查内容,该本实为据古佚小说刊行会本影印。收录崇祯本200幅插图。

 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10月版,陶慕宁校注,宁宗一审定,精装大32开,上下册。简体横排。另配以插图若干幅。全书共删4300字,首次印刷8000套,售价96元

  作家出版社2010年1月版,卜键点评。小16开,1函5册,平装。繁体竖排。以词话本为底本。批语朱墨套印,以眉批、夹批、回后评的形式体现。正文出校记。删除秽语2634字。插图选取部分《清宫珍宝皕美图》。底本采用词话本。

  正文采用朱丝栏板框,康熙古体竖排,评语套红印刷,朱墨灿然。足本未删节。以古佚小说刊行会本为底本,参校日本大安本、崇祯本、第一奇书本等各种版本,吸收前人成果,精心整理而成。

  每套配有收藏证书,编号发行。王汝梅主编,并签名盖章于每套书扉页。分两种版式,红木箱函装、明黄色封面60套;绿绫缎函装、蓝色封面240套。影印吴晓铃旧藏《金瓶梅》乾隆抄本,现藏首都图书馆。此书为洁本,不涉秽语。出版社将删节部分辑出,单独印制成册。另配古佚本插图200幅置于书前,单独装订一册。

  三秦古籍书社1991年出版,郝明翰、吴世轩、徐铎校点。全2册,大32开精装,足本,内部发行,印数1000册。据第一奇书本整理。该书是《金瓶梅》出版史上第一个无删节的简体字整理本

  克莱门特埃杰顿,这个版本直译为《金莲》,是据张竹坡评本第一奇书本翻译的,译文由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老舍合作帮助,1939年由伦敦G. 劳特莱基出版社初版,1954年纽约格罗夫出版社修订再版。此后,此一版本在英国和美国多次再版。埃杰顿用了五年的时间将《金瓶梅》翻译成英文。书于1939年正式出版,英文名TheGolden Lotus(金莲)

  书出得十分讲究,四大厚本,绿色羊皮面,烫金书脊,扉页的上部印着“To C.C.Shu My Friend.”(“献给我的朋友舒庆春”)几个英文字

  1925年4月至1928年3月,老舍在东方学院(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前身)碰见了在那儿学中文的语言学家埃杰顿,埃杰顿建议由他教老舍英文,老舍教他中文。于是,老舍和埃杰顿夫妇在伦敦霍兰公园附近,合租了一座三层小楼。

  这个译本有一个特点,凡是碰到性描写时,便用拉丁文翻译,故意让英语读者看不明白,有如“清洁的”删节本

  除了英译本之外,目前《金瓶梅》还有德文译本、法文译本、俄文译本、日本译本、意大利文译本、波兰译本、西班牙文译本、芬兰文译本、朝鲜文译本、满文译本、蒙古文译本、越南文译本等。《金瓶梅》早已走出国门,世界各国翻译、出版的各种版本《金瓶梅》至少有上百种之多。日照市市场监管局专题研究部署日照绿茶